全国农业科研战线六大模范事迹

2021-08-19

一、“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院士逝世后,人们以各种方式向这位人民科学家默哀、致敬。习近平总书记号召广大党员、干部和科技工作者学习袁隆平“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信念坚定、矢志不渝,勇于创新、朴实无华的高贵品质”和“以祖国和人民需要为己任,以奉献祖国和人民为目标,一辈子躬耕田野,脚踏实地把科技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的崇高风范”。

论文写在大地上,精神长留天地间。袁隆平尽管已经离我们而去,但他的科学成就镌刻在辽阔大地上,他的光辉名字印记在人民心坎上。袁隆平留给世间弥足珍贵的遗产,不仅体现为造福中国和世界的杂交稻研究成果,更体现为其身上折射出来的可贵的科学家精神。

何谓科学家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在2020年9月主持召开的科学家座谈会上指出,“科学家精神是科技工作者在长期科学实践中积累的宝贵精神财富”;党中央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 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科学家精神是“胸怀祖国、服务人民的爱国精神,勇攀高峰、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追求真理、严谨治学的求实精神,淡泊名利、潜心研究的奉献精神,集智攻关、团结协作的协同精神,甘为人梯、奖掖后学的育人精神”。袁隆平一辈子潜心研究杂交稻,毕生扎根在稻田之间,以实际行动诠释了科学家精神的深刻内涵。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号召,纪念和致敬袁隆平的最好方式,就是大力弘扬科学家精神,烛照美好未来。

民以食为天。“世界上什么事最大?吃饭问题最大”。从年轻时义无反顾报考农学专业、下定决心“解决粮食增产问题,不让老百姓挨饿”起,袁隆平一生专注田畴,坚守杂交水稻研究半个多世纪,其孜孜以求的梦想是让所有人远离饥饿,其不懈探索的背后是胸怀天下、为国为民的情操。他以祖国和人民需要为己任,以奉献祖国和人民为目标,把爱国精神融于培育杂交水稻的科学追求之中,不仅破除了“21世纪,谁来养活中国人”的质疑,而且让杂交水稻技术惠泽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心在最高处,根在最深处”。向袁隆平学习,就要坚定不移听党话、跟党走,把实现自身价值融入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之中,从“国之大者”中找方向,在平凡的岗位上干出不平凡的业绩,就能汇聚起奋力谱写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篇章的磅礴力量。

“穷理以致其知,反躬以践其实”。科学家是真理的侍者,是事实的追随者。面对杂交水稻难题,袁隆平始终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依据事实、发现真理、验证真理伴随其一生。这种求实精神,体现在他冲破经典遗传学束缚,在国内率先开展水稻雄性不育研究上;体现在他从选种、试验、失败,到再选种、再播种、再观察的不懈探索中;体现在他挽起裤管、行走于阡陌稻田的串串脚印里。正如袁隆平自己所说,“电脑里长不出水稻,书本里也长不出水稻,要种出好水稻必须得下田”。袁隆平是泥土里刨出来的人民科学家,“不在家就在试验田,不在试验田就在去试验田的路上”,为其驻留世间的伟岸形象。向袁隆平学习,就要学习他的求实精神,把求真务实、真抓实干作为自觉追求。

袁隆平经常说,“人除了吃饱肚子,还需要一股子精神”“如果老想着享受,哪有心思搞科研”袁隆平诠释的科学家精神,也体现为淡泊名利、济世育人、德艺双馨的崇高精神风范。这位“看上去更像农民”的科学家,一生朴实无华,深藏功与名。讲奉献,倾其一生为民谋稻粱,心无旁骛、矢志不渝,把全部心血和智慧献给了党和人民,在生命最后时刻脱口而出的仍是询问水稻的生长情况;他一辈子燃烧自己、烛照后学,注重培养杂交水稻科研人才,捐出奖金设立科研基金和农业科技奖励基金,展示出了熠熠生辉的道德力量和人格魅力。其留下的精神财富,将为奋斗“十四五”、奋进新征程提供丰沛道德滋养和精神力量。

“繁霜尽是心头血,洒向千峰秋叶丹”。站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点上,我们学习袁隆平,就是要继承和发扬他的优秀品格和崇高风范,自觉践行和大力弘扬科学家精神,砥砺“越是艰险越向前”的勇毅担当。

二、“太行山上的新愚公”李保国

习近平总书记对李保国同志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广大党员、干部和教育、科技工作者要学习李保国同志心系群众、扎实苦干、奋发作为、无私奉献的高尚精神,自觉为人民服务、为人民造福,努力做出无愧于时代的业绩。”中央组织部追授李保国同志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要求大党员干部要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精神,自觉向李保国同志学习,以先进典型为镜,筑牢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保持纯正质朴的百姓情怀,弘扬扎实苦干的优良作风。

李保国同志生前是一名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也是一名科研工作者,更是一名老党员,他用其短暂但美丽的一生谱写了一首动人的歌曲,展现了他辉煌的一生。在太行山上,李保国同志与群众打成一片,为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而呕心沥血。他为山区人民穷其一生,对太行山区进行开发治理研究和经济林栽培技术研究,取得重大成果和经济效益,被喻为“太行山上的新愚公”;在太行山上,李保国同志走村进寨,在田间地头手把手的“传道受业解惑”,被人民群众称为“老百姓的教授”。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李保国同志“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品质重于泰山。李保国同志心系太行山区的人们,将毕生心血投入到山区的经济建设中,为山区人民开发了重多的致富项目和科研成果,带领了10多万山区人民脱贫致富奔小康。他任劳任怨,他不退缩,他不气馁,他“俯首甘为孺子牛”,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他无愧于“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和“时代楷模”,他是我们全体党员干部学习的榜样,他为我国人民留下了纯正质朴、扎实苦干,不忘初心、矢志不渝,清正廉洁、甘于奉献的的光辉形象,实现了一名共产党员真正的价值,这些成为了我们广大党员干部要坚持不懈地学习的主要方向。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李保国同志“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品质将永垂不朽。李保国同志不断学习,不断进步,攻坚克难,突破一道道科学难题,为我们留下了重多的科学财富。他35年如一日的奋斗事迹,更是无价的精神财富。他激励我们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事业中,要勇于攀登科学的高峰,要勇于攻坚克难,要勇于担起带领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的重担。做为党员干部,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领导者和建设者,理应勇于担当,敢于突破,勤于奉献,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

一名党员的价值观,就是体现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就是在生活工作中兑现了在党旗下的誓言,做到了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李保国同志兑现了誓言,实现了为自身的价值。对于我们党员干部,就应好好学习李保国同志的精神,学习他纯正质朴的百姓情怀,学习他扎实苦干的工作作风,学习他坚定的信念、不忘的初心党性素养,学习他淡泊名利、严于律己、清正廉洁、甘于奉献的党性原则。李保国同志给我们留下的财富,数不胜数,需要我们党员干部用一生的时间去领会、学习和掌握。“俯首甘为孺子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是口号,而是我们用一生去践行的誓言,我们广大党员干部,要用“俯首甘为孺子牛”来展现自身的价值。

三、“农民的财神爷”李玉

2020年4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陕西省柞水县脱贫攻坚工作时,用“小木耳大产业”点赞了该县小岭镇金米村木耳种植项目。而这个项目得以在当地开花结果,正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李玉怀揣食用菌强国梦、心系农民、科技战贫的真实写照。

李玉,现年76岁,是我国食用菌领域唯一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长期从事菌物科学和工程产业化研究。

初心不变,心系农民。“哪里农民需要,我就出现在哪里”,2012年以来,他不顾70多岁高龄,率队深入全国40多个深度贫困县市进行科技扶贫,每年有280余天奔走在河北阜平、山西临县、安徽金寨等革命老区,云南澜沧、贵州铜仁、新疆阿尔泰等边陲一线,走在崎岖山路、冒着严寒酷暑、克服高原反应,日行颠簸近千公里,“流点鼻血算什么,边疆是他们用血捍卫的”,成为帮助贫困地区、困难群众在蘑菇地里捡钢镚的“财神爷”。面对农村无资金、无技术的窘境,他慷慨捐款480万元,帮助农民从零起步发展香菇产业扶贫。

投身科研,矢志战贫。他在国内首倡“南菇北移”“北耳南扩”等食用菌产业发展战略,探索出以“科技专家+示范基地+农业技术员+科技示范户+辐射带动农户”的“五位一体”食用菌科技扶贫模式,打通科技扶贫最后一公里,引领食用菌栽培成为95%的贫困县主导性扶贫产业。2020年是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李玉院士团队加大对柞水木耳产业的科技扶贫力度,继续推广黑木耳、玉木耳轻简化栽培技术,引入先进的栽培模式和栽培机械,扩大木耳栽培技术培训规模,引入为柞水选育的木耳杂交品种,改良传统栽培基质,推动当地农林废弃物循环发展。为柞水木耳产业向智能化、轻简化、机械化发展,提高柞水木耳产业发展的效率和质量,进一步强化科技扶贫由输血向造血转变,努力为柞水木耳科技扶贫产业的持续发展提供科技支撑。把总书记所提出的‘小木耳大产业’。真正做大、做强、做精、做优,更好满足对人民美好生活的追求。

带动全国,走向世界。在吉林省,作为食用菌产业技术总负责人,李玉深入到白山黑水开展食用菌科技指导,开启科学家扶持栽培户合作模式,在汪清、珲春等地建起百公里蘑菇科技扶贫长廊,历时30余年打造了黄松甸镇黑木耳产业。他和农民一起摸爬滚打,培育新品种,探索地面摆放全光栽培,推广微孔出耳技术……几年下来,黄松甸镇成为中国知名的黑木耳之乡,如今镇里全部村屯都从事食用菌生产。李玉被当地干部群众称为“木耳院士”“农民的财神爷”。学校定点扶贫洮南好田村,依靠种植玉木耳脱贫摘帽,团队获“感动吉林”称号。

承担中国工程院定点扶贫云南会泽、澜沧任务,与当地政府逐村制定食用菌科技扶贫方案,建立“院士食用菌扶贫课堂”,手把手将“良种良法”送到田间菇棚,有效建立云贵、川藏高原不同生境食用菌栽培模式。对中国工程院帮扶的云南省会泽县开展食用菌栽培技术培训400余人次,开展林下食用菌种植,目前已建成菌种厂4家,年可生产菌袋200万袋,可独立生产羊肚菌、大球盖菇、冬荪、灵芝、平菇、猴头菇等菌种;成功推广林下种植大球盖菇、羊肚菌、冬荪面积达1000余亩,共带动2000多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

受中科协、中菌协等邀请,李玉院士连续12次深入到河北阜平、山西临县,贵州铜仁、遵义等革命老区,冒着严寒酷暑和高原反应,从零起步指导建立食用菌现代产业园;在安徽金寨建立大别山药用菌资源保育区,规划培育百亿级药用菌产业助力扶贫。建立贵州丰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及院士专家工作站,贵州铜仁市食用菌种植从2016年的1亿棒,飞跃到2019年的2亿棒,全市发展食用菌产业的乡镇有60余个,累计带动22万贫困人口增收,促进5万群众就业。截至2020年5月底,铜仁食用菌产量5万多吨,产值达5亿元。在全国,他和他的团队共建立食用菌技术推广基地31个,扶持食用菌龙头企业22个,年产值达到350多亿元,成为“小木耳 大产业”的领路人。

他响应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布置,应吉林省和商务部邀请,担任国家援赞比亚农业技术示范中心首席科学家,承担国家援赞比亚农技示范中心建设项目。针对赞比亚高原热带气候,首次集成创新出适宜当地种植的食用菌品种8个和配套生产技术体系。人民日报以“中国院士让赞比亚人民全年吃上蘑菇”为题进行了宣传报道。

四、“农民院士”朱有勇

他是农民的孩子,这辈子一直和农民打交道。30多年来,他建立的作物多样性控制病虫害新途径,累计推广运用3亿多亩。已过花甲之年的他,说得最多的是“要将论文写在大地上”。 

他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云南农业大学名誉校长朱有勇。

 “科技扶贫是知识分子的责任”

云南省普洱市澜沧县竹塘乡云山村蒿枝坝小组刘扎丕家,过去破旧的草房已经被崭新的拉祜族特色民宅取代,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小菜园里玉米、西红柿长势喜人,宁静的小院里还停着一辆卡车和农用三轮车。刘扎丕说,这一切改变都是在朱有勇院士团队来了之后。

2015年,中国工程院开始定点结对帮扶澜沧县,朱有勇院士带着云南农业大学调研组多次深入澜沧县各村寨进行调研。经过对当地气候、土壤、降雨等自然条件进行科学分析,确定种植冬季马铃薯、冬早蔬菜以及林下三七等中药材。

制定种植技术标准、建立农业科技示范园、结对帮扶……朱有勇院士带着团队就在澜沧的村寨里忙活开了。按照规划,中国工程院将帮扶183户农户,为每户提供2头仔猪和10只鸡苗。同时,种植100亩冬季马铃薯、15亩冬季鲜食葡萄、2亩林下三七。此外,还将培训农户1000多人次,培养百余名致富带头人。

“澜沧县自然条件很好,这里的农民兄弟主要是思想、思路上存在不足,他们不该受穷。”朱有勇说,只要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把科技成果转化成生产力,他有信心帮助这些农民脱贫致富,“这是我们知识分子的责任。”

“朱院士他们手把手地教我们种植,产量和品质都比以前好很多。”刘扎丕告诉记者,今年村里的冬季马铃薯获得高产,以前鸡蛋大小的马铃薯现在最大能达到两公斤一个,大家都感觉很神奇。

正在地里干活的村民李小换说,自己家以前一年下来七凑八凑也就挣个一万多块,现在收取土地租金、在基地打工,收入一下子提高到了五六万,还学到了有用的技术。

搞农业的就应该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澜沧县只是朱有勇的一个“新基地”。作为云南本土培养的第一位院士,朱有勇从1982年毕业于云南农业大学后留校工作至今,一直从事作物多样性控制病害的研究工作。30余年来,他的研究成果已经累计推广运用三亿多亩。

单一品种大面积种植容易造成病害流行是植物病理学领域的难题。从上世纪80年代在云南山区观察到水稻品种多样性能有效控制稻瘟病后,朱有勇就一头扎进了这个有趣的领域。他谦虚地说,自己干了一辈子研究,就是为了回答三个问题:作物多样性是否能控制病害?控制病害的机理是什么?能否推广应用?

经过多年的研究,朱有勇和他的团队逐渐掌握了作物多样性是如何控制病害的,其中包括遗传多样性、协同作用、病害防火带、稀释作用等多种机理。从上世纪90年代将品种多样性拓展到玉米、马铃薯、小麦、蚕豆等,到2000年8月标志性研究结果在《Nature》上作为封面文章发表,再到2011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无论是在云南求学还是在澳大利亚深造,朱有勇的研究从未离开过土地。他对记者说:“我们搞农业的,就应该把论文写在大地上,就得在田间地头干活,和农民、土地打交道。”

 “实验室和田间地头才能让我兴奋”

常年与农民、土地打交道,62岁的朱有勇十分精神,不像60多岁的人,他笑称自己总在田间地头,练出来了。这位农民的孩子说,从农村出来“本想混碗饭吃”,没想到能做到教授、院士。

2011年,在云南省教育厅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刚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朱有勇公开提出,希望继续专心搞科研,不再担任云南农业大学校长,两年后他终于如愿。朱有勇说:“行政管理很重要,但个人有个人的爱好,我就喜欢技术性的活儿,到实验室和田间地头才能让我兴奋。”

云南农业大学植保学院党委书记何霞红教授1998年考上朱有勇的研究生。在她记忆中,朱有勇几乎从未休过假,有时春节还会赶赴田间地头。30多年来,田间地头和实验室几乎占据了朱有勇的时间和精力,从昆明寻甸到红河元阳再到普洱澜沧……“看到满山遍野的田地里都是自己的研究成果,才真的开心,像过年一样。”朱有勇说。

五、“大地活雷锋”赵亚夫

“我的爱好就是帮助农民富起来,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还想要继续奋斗。”2月25日上午,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80岁的赵亚夫作为全国脱贫攻坚楷模登上最高领奖台。

扎根茅山革命老区60年,终日坚守田间地头,坚持“把论文写在大地上”,做给农民看、带着农民干、帮助农民销、实现农民富。先后推广农业新品种新技术250多万亩,给16万农民带来200多亿元直接收益,这就是打心眼里爱“三农”,一辈子只想做一件事——“帮助农民过上好日子”的赵亚夫。

戴庄村的第一节农学课只有两个学生

20年过去了,对于初到戴庄村时的场景,他依旧记忆犹新。

“当时的戴庄村非常穷,穷到什么地步呢?村里的光棍非常多,很多男子找不到对象,只是因为穷。戴庄村也因此被当地人称为‘光棍村’。”2001年,赵亚夫退休后作为志愿者前往茅山老区戴庄村,在赵亚夫记忆里,村里当时随处可见动物的粪便以及破旧的民房。“村民住的都是几十年前的老房子,甚至根本不能叫房子,而是棚子。”当地村民的生活,让赵亚夫再次切身感受到了农民的疾苦,“农村太苦,农民太穷,农业太重要了!”

如何才能帮助革命老区的村民过上好日子?

    初到戴庄村不久,村里的一所废弃小学教室里,赵亚夫的第一节农学课开讲了,台下只坐了两个村民。赵亚夫在台上讲,台下的两位村民在台下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在赵亚夫第一节课的两个学生里,有一位叫杜忠志的农民,他家的田地里种着六七亩水稻,即便听过赵亚夫的农学课,他也依然只肯拿出其中的7分地来尝试种植赵亚夫的新水稻品种。杜忠志按照赵亚夫的方式开始种植新品种水稻,水稻刚长出来不久,就因种植过于稀松被同村的村民嘲笑了。村民们都说,他这7分地的水稻收成指定是不好的。杜忠志心里打起了鼓,他找到赵亚夫,想把水稻拔了重栽。“长得不好,我赔给你。”赵亚夫笃定的眼神和语气让杜忠志有点懵,虽然仍然半信半疑,但他还是坚持把新品种水稻种了下去,成了村子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让戴庄村村民没想到的是,杜忠志种植的新品种水稻非但好吃,还卖出了好价钱。主动找赵亚夫学习种植的村民越来越多。从4户、50户到130多户……见时机已成熟,赵亚夫就找到村委协商,想以种植大户为龙头,牵头成立句容市天王镇戴庄有机农业合作社。

当年的“光棍村”,而今年收入位居茅山老区第一方阵

戴庄村的村民们起初并不相信,真的会有人不推销、不收钱,真心实意地带领大家搞科技农业,过上好日子。直到村里越来越多的村民通过赵亚夫的方式种植的新品种大米、草莓、葡萄等各种农产品开始畅销,直到村里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翻新家里的房子,甚至还盖起了二层楼,大伙儿这才意识到,这位老人是真心实意来帮助大家的,并真能说到做到。

如今,戴庄村的集体经济收入已从负债80万元逐步提高到了年收入400多万元,积累的集体固定资产达1500万元, 在茅山老区已属第一方阵。

除有机大米加工厂外,2018年合作社又办起了有机茶叶加工厂和农机服务站,与省级龙头企业合作的果品加工厂、米制品加工厂及观光农业项目也正在建设中,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增收的后劲将越来越大。现在戴庄村近乎家家户户盖起了二层小楼,平均两三户家庭就有辆私家车。当年第一个跟着赵亚夫种新品种水稻的杜忠志而后成了村里各种先进种植技术、新品种的“体验官”,年均收入自然也在村里名列前茅。

一辈子不离农村,80岁还是不想停下来

从小在农村长大,在校时认真钻研学习农业,1961年学农毕业到镇江农科所工作,先是主攻粮食增产,为了农民温饱而刻苦钻研。先后在武进、丹阳、宜兴等地蹲点7年,为农民提供技术指导服务,苏南丘陵山区最贫穷、最落后、农民最需要的地方,都有他忙碌的脚步和奉献的身影。

“年轻人的任务就是为祖国的建设,要为贫困农民能过上好日子奋斗。”1958年赵亚夫就读宜兴农林学院,开学典礼上,一位领导的发言让赵亚夫牢记了半个多世纪,而后的几十年经历也证明,赵亚夫就是这样做的。

再过一个多月,赵亚夫就将迎来八十岁大寿。“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农村,退休没能停下来,现在已经80岁的我,仍旧还不想停下来。”赵亚夫说。

六、“中国紧凑型杂交玉米之父”李登海

1966年,初中毕业的李登海回到家乡菜州务农,后担任村里的农科队队长。1972年春,烟台市农科所的专家下乡搞科研,带来的一份资料让李登海震撼不已:美国农民把春玉米亩产提高到最高1250公斤!当时,山东玉米亩产仅二三百斤。“美国农民能做到的,中国农民也能做到!”那一年,他给自己定下了一生的奋斗目标:开创中国的玉米高产道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1974年,他带着理想追求和实践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到莱阳农学院进修,拼命似的用一年时间学完了大学4年的课程。老师刘恩训被他的痴狂劲感动,赠予他20粒珍贵的杂交种子。随后的几年,他先后选用国内100多个优良品种进行不同密度、不同种植方式、不同施肥方法的对比试验,在简陋的实验室里锲而不舍地朝着自己的梦想跋涉。从1977年冬天起,李登海远赴海南,进行加代繁殖,一年繁育三季,把一年掰碎了当三年用,硬是把自己的科研生命拉长了三倍。“玉米育种的成功概率只有十二万分之一,老天爷一年只给我一次拼搏攻关的机会,我必须和时间赛跑。人生能有几回搏?”

在太阳炙烤着的玉米地里,在高温高湿的环境下,李登海平均每天要站立8个小时以上,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侍弄着每一株玉米,陪伴着它的发芽、抽穗、结果。临近玉米丰收的时候,要吃住在田问地头,常常是和蚊虫、毒蛇相伴,条件之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44年来,李登海在我国玉米单产只有200公斤左右的基础上,进行了121代选育,在全国先后育出了亩产达700公斤、900公斤、1100公斤、1400公斤、1500公斤的高产玉米杂交种。目前,李登海育成的紧凑型杂交玉米高产新品种累计推广面积约12亿多亩,为国家增加社会经济效益1200多亿元。